證監會 訴 姚海鷹
Webb曰: The SFC is granted leave to appeal to the CFA. 證監會獲准於上訴庭上訴。 第一答辯人(「R1」)是香港一間上市公司(「C」)的執行董事及財務董事,第二答辯人(「R2」)是C的公司秘書。C長期拖欠X一筆債項,是一間無力償債的公司。X在2002年10月至2006年4月,多次向C送達法定要求償債書,但X通常都願意就債項的付還進行洽談。2007年2月,X將該筆債項轉讓予G,G支付的轉讓代價為2,500萬港元(「該轉讓」)。C獲告知該轉讓,G要求C還款。2007年4月,C收到G要求獲償還70,270,491港元的法定要求償債書(「該法定要求償債書」)。那時,兩名答辯人知道有該轉讓及該法定要求償債書,但市場並不知道。2007年2月至2007年6月,C的股份受到炒賣「細價」股浪潮影響,在沒有任何實際基礎支持的情況下,股價由2007年2月1 日的0.20港元, 飊升至2007年5月29日的0.97港元最高位,2007年6月6日暫停買賣之前,見0.83港元。R1在2007年5月終出售600萬C股份,R2由2007年2月至2007年6月合共出售1,000萬C股份,R1和R2都售股獲利。2007年6月6日,G送達呈請書,要求將C清盤。證監會展開法律程序,控告(其中包括)兩名答辯人進行內幕交易。市場失當行為審裁處(「審裁處」)認為,雖然該轉讓和該法定要求償債書一併構成有關消息,並且兩名答辯人知道該等消息是《證券及期貨條例》(第571章)(「《條例》」)所指的有關消息,但完全找不到與兩名答辯人有關的市場失當行為。審裁處裁定,《條例》當時的第271(3)條下的辯護適用,因為股價突然隨炒股熱潮飊升,兩名答辯人是為了賺取利潤才出售股份,二人有擁有股價敏感資料,但這完全不影響他們行使購股權的決定。證監會上訴至上訴法庭。在2007年的有關時間,《條例》第271(3)條規定,「凡任何人證明以下情況,則不得以透過他進行……上市證券或衍生工具的交易……而發生的內幕交易為理由,而視他為曾從事市場失當行為︰他進行……有關的上市證券或衍生工具的交易……的目的,並非在於(亦並不包括)利用有關消息為自己或他人獲得或增加利潤……損失。」
TAGS: 0376
會員: greatsoup 於2018-02-12 06:42:21 發表
原文網址: http://legalref.judiciary.hk/lrs/common/ju/ju_frame.jsp?DIS=113533&currpage=T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新聞

證監會 訴 C,D,E,F,G & 亞洲電訊媒體 Webb曰: C = Lu Ruifeng; D = Tin Yin Kwan, wife of Yao Wen Pei; E=Clear Excel Ltd, F=Kayden Ltd, G=Yao Wen Pei, father of Charles Yiu Hoi Ying, then Finance Director of Asia Telemedia Ltd (0376). China United Telecom Ltd (BVI) fails in its application to lift an injunction freezing funds. C = 呂瑞峰; D = Tin Yin Kwan,姚文沛妻子; E=Clear Excel Ltd, F=Kayden Ltd, G=姚文沛,即亞洲電訊媒體財務董事姚海鷹父親, 中國電訊媒體並未能取回注入但已凍結的款項。 2017年5月8日
上訴法庭駁回證監會就市場失當行為審裁處的裁決而提出的上訴 2017年4月28日 It's the SFC's 2nd loss in a month, following the CITIC case at the MMT. The MMT cases involved the same judge. The appeal centres on the meaning of "using" inside information, and that withholding of the information was a "use" which had contributed to the artificially high price. In our view, that misses the point. It should have been enough to show, as the SFC did, that the respondents knew that the market price would likely be materially lower if the information in their possession had been disclosed. On a common sense analysis, that should constitute "using" the information when dealing. Let's hope the SFC takes this point of law to the CFA. 這是證監會一個月跟隨著中信股份(0267)在市場失當行為審裁處內第二次敗仗。市場失當行為審裁處案件包括相同判決。上訴庭指出「使用」內幕交易的意義,這包括資料是「使用」是否使導致人為地製造高價。在我們的角度,這點是缺失的。這應該足夠指出,回覆者如果資料知悉者如果披露事態,股價事實上應該會下降,證監會也有提及此點。在常識分析上,他們應該制定當交易「使用」資訊上的後果。希望證監會能夠提出此點給予高院上訴庭。 2017年5月2日

官方留言